亓佳柒是十四

咸鱼十四,开学长弧

很早之前的梦,码一下梗

  世界毁灭,地球分裂。
  不知为何物的屏障阻隔了地球仅存的两人。
  他们从记事起便只能隔屏而望。
  无法交流,因为无法传达,无法接触,因为无法穿越,连想要了解对方所处的环境如何都只能凭借目光所及之地自由想象。
  全部的交流只能汇聚在一张张轻薄的纸张上。

  “我这边的花儿开了哦,你看我给你摘来了,很香的…对哦…你闻不到…”
  “虽然这个世界空无一人,但是还有你我就觉得不赖,虽然我们连对方的声音都听不到…”
  “你知道么,我今天在一个没人的图书馆里看到了一本书,它说蓝玫瑰的花语是希望…啊,真好,你那里也有蓝玫瑰。”
  “我想要触碰你,听到你的声音。”
  “我们所处的是同一片天空之下吧,这恐怕是我们唯一相通的地方了。”

  “你知道么,哪怕只有一次,哪怕会被惩罚,我都想要跨过这道屏障,我想要拥抱你,接触你,听到你口中发出的声音,嗅到你那里的花香。”
  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 蓝玫瑰的花语,是希望。
  它还有另一个花语,不可能。
  微风刮过,带走了蓝玫瑰的花瓣,带走了满地堆积写满了字句的纸张,在屏障另一端的你,是否会收到来自我这半边世界的呢喃细语。

#

评论

热度(1)